403135_2779569121756_1033988195_3134370_1455453620_n.jpg  

初遇Moria,是2010年在印度學舞的時候,
當時人生地不熟的我,
每天要搞定Odissi就已經費盡心思了,
其實也沒怎麼和班上同學交流,
也沒有心想要做跳舞和祭拜以外的事。
只是有時會聽到外國同學說到Sonia.....Moria......
我心想,大概她們是前兩個月來吧,
因為我沒看到Moria出現在班上啊。

Pushkar是一個沙漠中偏遠的小鎮,
在印度,連德里那樣的大城都會供電不穩,
更何況簡單質樸如Pushkar。
一個悶熱的夜裡,又停電了,
房間裡沒了電扇就難以入睡,
所以我走出房間,在民宿裡散步吹風。
我住在三樓,民宿二樓的陽台是最寬敞的。
那天月亮圓不圓,我已經忘了,
但我記得沙漠裡的月亮都很亮。
我站在二樓的陽台,抬頭望月,
旁邊走來一個美國同學。
她很白,美得像洋娃娃,我天天都在班上看見她。

「又停電了」她微笑的說。
我回:「是啊,幸好月亮很美,這兒也有風。我是Aida,從台灣來的,我們是同學。」
「妳好,我是Moria。」

那一瞬間,我想我的雙眼睜得比月亮還要亮吧,
我和心目中的偶像朝夕相處卻沒認出她來,
這不叫眼殘我還真不知道什麼是眼殘。

不過她自己也說了,她素顏的樣子和舞台妝差很多。
素顏的她清新美麗如女大學生;
舞台表演,她總是設定自己為女演員,
這首舞碼要演出怎樣的角色,她就會化上該角色的舞台妝。
有趣的是,平時溫柔、善感、敏銳又天真的她,
編舞時即興發展出的角色總是強悍、有力量、神秘又充滿致命的吸引力,
有時她自己也驚訝於這樣的反差。

那一晚的月色很亮,素顏的Moria很美,
恢復供電後,我和她各自回到房間休息,
其後的課程也是各忙各的,沒有太多交集。
以前,對她的舞台印象就是如同Durga女神一樣,
美麗、充滿力量又有著難以親近的吸引力。
那年能與她當同學,親眼看見她認真的學習態度、天才型的學習能力、
天生藝術家的創作力(比如說,她買了件簡單的滾邊紗麗,隔沒幾天就縫成超漂亮的配件了),
對她的佩服又更深了一些。

那年,我在內心的衝突,在BDE LA訓練中達到高峰,
在印度得到了安定,在同年十月Tamalyn的四週訓練中獲得爆炸性的成長。
Tamalyn來台之後,
我看到摩娑舞團中那些學習態度認真、聰明具有天賦、嗷嗷待哺的Tribal Girls,
她們晶亮的眼神讓我想到那一夜沙漠中的月亮,
我想到Moria,我急切希望能與她學習-細緻的、紮實的、長時間的。
我打開信箱,寫了一封信。

Ai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