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450_4171534014056_1424975732_o

前幾篇文章有提到,
2011年的Moria因為Odissi卡關所以有些憂鬱,
今年的她因為遇到的充滿智慧的導師,
所以順利突圍,破繭重生。

同是Odissi Lover的我們,談論到這話題總是又叫又跳的興奮。
Ratna對她最重要的教誨是:
舞蹈是流動,而且精緻的。
特別是Odissi這個與女性密切相連的舞蹈,
更是不能忘記流動性與細微的美麗。
在Ratna還是年輕學徒的時候,
也曾聽過舞者們以「誰能做到的腳步最複雜」來定義一個舞者的優劣,
這樣的標準其實是讓Ratna不能理解的。

的確,無論是何種舞蹈,
節奏重、動作快、編排繁複的舞碼總是容易引起觀眾的注意和熱情,
但最重要的地方是每一個動作是否美麗。
如果是為了快而快,為了多而多,
那就像是人在追著音樂跑,
只能感受到那份追逐的緊張感,卻失去了舞蹈的美麗。

Moria對於舞蹈的堅持也是一樣。
Cabaret風格中,Moria時時推崇的是好友Bozenka,
(其實還有Amar,很巧都是Tamalyn系列,但我正好當過Bo的主辦人,所以就不避嫌的以她為例。)
因為Bozenka的編舞與現在時興的南美洲風格相比,
動作少而且一點都不複雜,
但是Mo說每一次BDS的排練中,
同樣的舞碼,每個女孩的目光都忍不住被Bozenka吸引,
Bozenka在各國的地位也不單單只是受歡迎而已,而是被尊敬和推崇,
正因如此,在BDS和Evolution分家之際,
Bozenka是兩方都力邀爭取的對象。

Moria說,關鍵不在於Bozenka的動作有多快多麼特別,
而是同樣的動作,她做起來就是比較美,美得不可思議,
這才是學舞的過程中最困難的地方。

所以當Moria遇到充滿智慧的Ratna,
她砍掉重練,從頭學起,
從移頸、移胸,從Staiyye到Tribungy,
一個一個動作細細的練,慢慢的學。 
她向Ratna學的東西沒有比較難,
卻解決了她習舞多年的困惑,
在這些最基本步伐中,
Moria卻看見了舞蹈最重要的部份。 

這也讓我想起一位協會教練與我分享的心得,
這位學員的考題是Tamalyn 2011年教的舞碼,
老實說我看得出來有些學員不甚滿意,
因為這舞碼重覆性高,並且不花俏,
但這位教練卻在考試的過程中,
發現自己能順利、正確跳完整支舞碼,
但其中的韻味卻是遠遠不及Tamalyn的。

最困難的部份就在最基本之處,
越是有這些國際大師陪我們練功,
我就越明白這個道理。

雖然Moria的舞碼真的跟"重覆"還有"簡單"兩個詞一點關係都沒有啦.......

但每一次的密集課程,Moria都帶著我們從頭練起,
重新溫習每一部份肌肉的延展和收縮,
從頭開始練胸轉、臀轉、下腰、undulation、蛇手等等,
很幸運有這樣的老師和好友,
總是帶我回到最初。
初學者的視野是最豐富的,因為一切都是新的,簡單就很快樂。
聽到錢幣腰巾的響聲覺得自己很厲害、
感覺到右左施力的平衡覺得自己很和諧,
聽到新的音樂覺得可以回去連聽一百遍都不會膩,
喜歡流完汗沖澡,帶著鐵腿躺平。

用心去做最簡單的部份,就是細緻;
串連這些細緻的動作,產生流動;
感受到流動,即是最美瞬間。



325793_4171530093958_99430576_o  

Ai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