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01.JPG 

隨著表演的日子漸漸接近,
Guruji對入選舞者的要求也越來越嚴格。
早上的基本動作課程,
以往都進行得很順利,
最近Guruji隨時會停下來糾正我們很細微的動作,
如果一個動作被糾正兩次以上,
Guruji就會毫不留情的發火了,(丟印度鼓)
有個還不習慣的美國同學今天被罵哭~(抖)

中午的舞碼課也是,
幾乎都變成一個一個單獨給Guruji考試的狀態,
隨著節奏越來越多越繁複,
加上Odissi完全沒有音樂可以帶回家複習,
我們必須把節奏一字不漏的背起來,
然後配上腳步練習,
因此腦袋的負擔也越來越大。
Guruji要求我們的腳步和動作是絕對的乾淨。
已經沒有一刻是可以輕鬆含糊帶過的,
要全力以赴的上課,
隨時隨地的複習。

晚上的理論課我原以為已經脫離Mudra(手勢)地獄,
沒想到那只是單手的部份,
今天上完哲學課後,又有雙手的Mudra要開始背,
每一次都是隔天考試,
所以我們現在有四十種手勢和恐怖的印度拼音要背。
每一次考試都是從第一種背到最後一種,
當我覺得可以確定這就是地獄的感覺時,
Colleena又把我們往下帶一層,
就是把Odissi的每個部份連同其子目錄一起背起來,
啊啊啊啊啊我腦容量很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傷病號就多的班級,
今天又多了一個法國的Khatak舞者Maya受傷,
所以我們原本浪漫又充滿神性的理論課,
現在是好幾個傷患躺在地上只能用嘴巴加入我們。

Jillina's Intensive是六天內的重炮強力衝擊考驗,
Colleena's Intensive是一個月內看似緩慢但無差別的全方位試鍊。
我還有18天。
一刻都不能鬆懈。

Ai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