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987.JPG 

今天發生一件很不妙的事,
就是我的下背部整片開始劇烈的痠痛,
大概像公演前那麼痛吧。
昨晚看Khatak表演時就已經有不舒服的感覺,
Guruji說連日的密集課程讓我的肌肉累積太多壓力,
我回到房間擦完痠痛乳膏,
看完奧修兩篇演講就睡了。

起床的時候是被痛醒的,
所以我想今天的課大概是完蛋了。
留得青山在,
我決定早上在房裡休息。

IMG_1988.JPG 

下午的舞碼課我大部份時間在Guruji旁邊旁聽,
最後的十五分鐘有起身讓Guruji調整幾個姿勢,
我們要表演的舞碼今天教完!喔耶!
明天開始是細部調整和隊形。

今天的吉普賽舞我缺課了。唉~
Colleena准我在她的印阿融合風課堂上旁聽,
真是感謝她的溫柔體貼。
這堂課我認識兩個上海肚皮舞老師,
很巧的是她們是我在Jillina's intensive的同學Molly的好友,
世界真是小啊~
這次她們因為訂不到火車票所以無法在Pushkar待很久,
但我們約好了大概四、五月的時候要在上海見面。:P

理論課之前,
天色變陰,不停的響雷。
一直沒下雨。
我跟法國同學Maya在收拾東西時往天上一看,
Old Rangji Temple頂上正好有一大片雲,
很亮的大片蓬鬆雲朵,
下方是薄而深灰的雨雲,
再往上看,是美麗的月亮。
好美的景色。

假日時忍住逛街的欲望,
花時間認真念書是有好報的,
同學們忙著記舞,
沒有把Mudra Doubles記完,
沒想到Colleena居然馬上就開始考試了。
大家在支支吾吾的時候只有我把名稱背出來,
Colleena說她要給我十分。XD

晚上在網咖上網時,
天色瞬間變陰暗,
然後我聽見外面的遮雨棚發出巨大的聲響,
整個街上的人都在歡呼。

”怎麼了?”我問店員,
”是冰雹!”店員興奮的回我。
我看見地上一粒一粒曼陀珠大小的冰塊,
心想在氣溫近三十度的時候下冰雹真的是妙到極點的事啊!
店員說這在印度的春天很常見,
而且Pushkar聖湖因為政府施工被抽乾了,
對他們來說是bad luck,
這場冰雹是來得正好的Good luck。
他拿起一塊冰吞了下去討吉利,我也拿了一塊。

冰雹下完以後是細碎的雨滴。
整條街的溫度變得好低。
It's raining.

全站熱搜

Ai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