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的課程內容只有一個慘字可以寫。

鎮上的大事是Color Festival,
但是這跟我們Odissi女孩兒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因為Colleena囑咐我們要把握鎮上人在狂歡的時候,
努力在guest house睡覺休息。
(前一天跳了八小時啊~)
加上去年的慶典上有很多來自Ajmer的大學生對外國女孩做出很過份的性騷擾,
顏料一旦沾到身上很難洗掉,
所以為了安全和清潔起見最好待在屋裡。

我的Color Festival是這樣度過的:
睡覺、起床吃炒馬鈴薯、全身洗香香、
看小亞燒給我的日劇Boss、睡覺、起床吃Thali、
去瑞典同學Nina的房間串門子。

Color Festival真的很瘋狂,
從早上九點就在廣場放台客電音狂搖是怎麼回事啊!
有沒有那麼壓抑啊!XD
後來朋友們跟我說今年的慶典很嗨很和平,
有鑑於去年的色狼囂張出沒,
今年派了武裝警察在場鎮守,
這裡的男生們就安份許多。

下午三點慶典結束,
整條街上都被顏料覆蓋。

IMG_2007.JPG 

人也被顏料覆蓋了,
滿街上的人都長得這樣,
我看到了忍不住笑很開。XD

IMG_2014.JPG 

然後週一我們跳了一整晚。
舞碼還是沒有整個走完。

Guruji和Sutaji最近脾氣都很大,
每一堂課都有不同的人被罵哭,
其實他們這種印度腔的罵一點都不恐怖,
對我來說比較恐怖的是Jillina盯人的方式,
所以幸好一月有美國行,
我的心臟變得超強的,
都是擔任遞面紙的角色。:P

寫文章的這一天是星期二,
老師還是非常堅持早上的stepping class不能改為練舞碼,
但是下午的舞碼課居然無聲的被改成三小時。
晚上的理論課也變成練習舞碼,兩小時.......

腳掌每天都這樣劈哩啪啦的在大理石地板上重踏,
離開教室時都已經痛到流血了。

所以有請我買東西的同學們,
我不一定買得到喔,
因為腳痛沒有力氣買東西了........=.=

但對我來說腳痛只是小麻煩,
比較大的麻煩是Guruji每天都會改舞步,
真的是每堂課都改,這男人很難搞啊。=.=
其實有些同學哭是覺得委屈被氣哭,
因為Guruji從來都不承認他有教錯。XD
我對這個問題的解決之道就是:
他當下怎麼教我就怎麼跳,
從來都不爭什麼,
只要抱持老師永遠是對的這個想法就不會被罵哭。:P

 

全站熱搜

Ai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